锂电池制造杭可科技logo图 股票代码688006锂电设备科创第一股
杭可资讯
Hangke Information
行业新闻 杭可动态
大需求大扩产 策动锂电材料大变局
文章来源:高工锂电网 发布时间:2022-08-12 阅读:2749 次
摘要 锂电产业赛道容量的剧变,以及行业竞争、技术需求、生态格局的加速演变,正在给锂电材料供应链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与新变局。

TWh时代巨幕之下,锂电上游材料产业链演绎着冰与火之歌。

火热的一面是,随着全球汽车电动化与能源体系变革的加速推进,带动锂电池需求持续增长,动力电池扩产大有愈演愈烈之势,这将给锂电材料企业带来巨大的产业机会。

高工锂电统计数据显示,2022年H1,动力及储能电池投产项目9个,产能超118GWh;开工项目22个,总产能规划超638GWh;签约及官宣项目21个,总产能规划超367GWh。


冰冷的一面是,锂电材料的供需矛盾仍在暗流涌动,跨界进入者的疯狂涌入加速产业内卷,主机厂、电池厂对于上游材料话语权“明争暗斗”的现象也在不断上演。

行业预计,到2030年,全球锂电池产能需求将达到7TWh。锂电产业赛道容量的剧变,以及行业竞争、技术需求、生态格局的加速演变,将给锂电材料供应链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同时,新的机会和窗口也将给锂电材料供应链带来新变局。

1、锂电材料价格的“升”与“降”。

复盘近1-2年行情,锂电材料价格随着供需关系的变化不断发生改变。

2021年,新能源汽车和锂电储能市场爆发式增长带动锂电池出货量大幅增长,进而对上游各类锂电材料产生强劲需求,锂电材料环节整体处于供应紧张、价格攀升状态。

其中,碳酸锂、六氟磷酸锂、PVDF、磷酸铁锂等价格在2021年较2020年底同比增长分别超750%、420%、400%和350%;石墨化、磷酸铁、磷酸一铵等原料价格也有1-2倍的涨幅。

不过,随着上游企业加速扩产和下游市场需求调整,上述材料价格进入2022年开始逐步回落。其中VC涨价周期最短,价格从2020年的15万元/吨暴涨至2021年的50万元/吨,然后跌至当前的12万元/吨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碳酸锂价格再度进入上升通道,近期报价已从45万元/吨回到47万元/吨左右。年内不排除有突破50万元/吨可能性。

高工产业研究院(GGII)指出,随着新建产能集中释放,绝大多数锂电原料的供需关系在2022年将趋于平稳。六氟磷酸锂、VC、磷酸铁锂等原料等产能目前较为充裕,但石墨化、磷酸铁和PVDF等原料仍处于紧缺状态,预计在第三、第四季度会陆续达到平衡。

GGII预计,到2023年前,除锂矿外,其它锂电原材料的规划产能如能如实投产,产能瓶颈将得以解除。

2、跨界者疯狂涌入,产能过剩“警钟”敲响。

2021年锂电诸多材料供应紧张、价格飙涨态势,叠加锂电产业“十年十倍”增长空间的预期,跨界入局者蜂拥而至。

尤其以LFP材料领域最为明显,除了传统LFP正极材料企业之外,包括三元正极材料企业,磷化工、钛白粉化工企业及跨界玩家也纷纷加入LFP材料扩产大军。

对于传统材料企业玩家而言,跨界进入者愈多,新增产能愈多,其面临的市场竞争以及价格影响势必加剧。

对于新周期的新进入者来说,高光时刻的另一面是高风险。其将面临人才短缺、疫情突发性影响、项目顺利批复、产能验证释放等多重挑战。

以LFP材料为例,只有一体化项目先行,快速扩产,具备成本优势,与下游深度绑定的企业,才有望享受行业高景气阶段的市场红利。

3、电池性能要求提升,新技术层出不穷,材料企业门槛越来越高。

动力电池能量密度提升、制造成本下降、安全性能提升的需要,对正极、负极、隔膜、电解液、铜铝箔、结构件等锂电材料的产品性能提升提出更高的要求。

与此同时,中国动力电池企业也在联合材料企业,构建产业生态链,向全球展示材料创新能力。如宁德时代钠离子电池、M3P电池,中创新航软包锂硫电池、蜂巢能源无钴电池等等。

因此,突破产品性能瓶颈,开发新材料已经成为锂电材料企业亟待解决的新挑战。另一角度而言,锂电材料产业的竞争壁垒也将不断筑高。

4、中下游企业针对上游资源的掌控博弈加剧。

基于对上游原材料稳定供应与价格波动的警惕,越来越多电池企业开始越过中游材料一级供应商直接与上游材料企业展开多元化合作,包括合资、并购、长单绑定等。

甚至在主机厂端,也开始直接连接全球锂、钴、镍资源,从中长期在成本端话语权方面与电池企业展开博弈。

新周期下,锂电产业链的新生态也在不断形成,如何在供不应求与供过于求等局面下应对与终端企业的关系,要求材料企业以更开放的新思维来应对市场。

5、面向百万吨供应级别的企业数字化运维与零碳化转型。

锂电材料需求百万吨级别的需求演变之下,打造数字化、环保、低碳、可持续生产将成为新供应链下企业的竞争核心。

同时,零碳化已经成为参与全球动力电池产业竞争的新标签,零碳工厂建设开始逐步贯穿到整个产业链的上下游。构建零碳工厂也成为材料企业参与全球化竞争的新命题。